云仮相

请问谁有逻辑学基础的答案求您了我要死了。

没有人觉得康纳那句“我可以成为你想让我成为的任何人”和夜翼的经典台词很像吗,有没有大大考虑一下夜翼和康纳的跨游戏拉郎配啊,布鲁德海文和底特律的联动案子什么的_(:з」∠)_两位都是天使啊

  一周目底特律云通关,因为看的是康纳没有觉醒的路线,所以感触最大的大概是阿曼达和康纳的关系吧。

  第一眼以为是黑客帝国里的主角和先知,看了剧情才慢慢发现,这条线康纳像个懵懂的孩子一样,即使心存迷茫和挣扎,还是做到了阿曼达要求的一切,像讨好自己的母亲一样把心挖出来捧给她。

  结局那一节就已经感到康纳觉醒了,只是觉醒了的他并没有去支持仿生人的自由意志,而是更加渴望去完成自己的任务,渴望阿曼达的一句认可,就像那句“我的任务太重要了,你们什么都不明白!”
 
   可惜阿曼达是像先知一样绝不会改变立场的机器,看到自己小心翼翼留给对方的忠心被踩在脚底下,康纳却没资格像个孩子一样寻求阿曼达的庇护。

   也许这会是康纳被报废前最后的遗憾吧

在将死之时掩以水门汀,掩好耳目口鼻,从灵魂深处涌入。失了心想称作贤良,带一只黑狗常伴身旁,它快,快过了脏水掩过心脏。听闻第九日发光,但七日暴毙身亡。这俗世,叫人阵痛。

蔡居诚人格分析【以真人角度】


   说实话,蔡居诚的人气飞速变高,官方肯定要想办法给他洗白换个清白身,那我不是在做无用功吗?所以给位看官看个乐呵就行了。

  蔡居诚和邱居新的关系像两个争宠的孩子,而蔡居诚就是另一个自卑的孩子。

   谈到蔡居诚可能看过入门任务的都知道,蔡居诚对掌门有一种谜之执着。

   可武当奇观中,蔡居诚用石头砸神鸟,对同门的脾气也很不好,三生树下说明萧疏寒喜欢糖葫芦,甚至挑萧疏寒面见圣上的日子去联合外敌强行当掌门。

   有着精密的计划,却每个行为都对当掌门后影响极其不利,说明了他的最终目标从不是掌门,而是萧疏寒的认可。

   蔡居诚的内核是缺爱,他的自卑只是表现出自负,因为郑居和武功平平又没什么存在感,所以在邱居新来之前是整个武当最被掌门寄予厚望之人。蔡居诚的缺爱心理使自己认为他在掌门眼中是最重要的。

   但比起虽被掌门看中,却一直由朴师叔带大的蔡居诚,邱居新则是一入门就由掌门亲自传教。邱居新的日渐强大,一步步摧毁着蔡居诚的安全感,使蔡居诚本来就潜伏在心底的缺爱心理开始作祟。
   积压的不安和怨恨总有一天会爆发,爆发点就是暗杀邱居新。而在暗杀邱居新失败后蔡居诚就干脆破罐子破摔,才会出此下策。

   缺爱的人比正常人更渴求安全感,而蔡居诚的安全感来源于掌门的认可,同门的依靠,把自己想成抹布正是他害怕失去这种安全感的体现。也才会有最后撕心裂肺的那句“掌门你看看我啊”

   本质来说,蔡居诚和邱居新都像长不大的孩子,拼命用自己的方法去获得萧疏寒的认可,获得仅有的安全感。

   目前未解决疑点:
  1. 入门任务中蔡居诚说论人品和邱居新不差
  2.蔡居诚所说的凌辱是什么?
  3. 蔡居诚以前绣着小猫的衣服给过邱居新吗?
  4.在蔡居诚暗杀邱居新后邱居新为何没做出行动?究竟是对蔡居诚打心底的其实还是旧(爱)情
  5.蔡居诚在点香阁问过是不是邱居新派玩家来侮辱他,且一直认为邱居新是个小人。我在这方面想出了三点解释。

   1.因为邱居新无意识的模仿萧疏寒性格(详见邱居新人设分析)导致蔡居诚产生了心理抵触和无法控制的迷恋,觉得对方模仿自己心中至高无上的人是件卑鄙的行为,却又控制不了这种迷恋而产生厌恶感。

   2.蔡居诚见过邱居新在建设人设还未稳定时失态的表现,让他认为邱居新很虚伪。

   3.嫉妒使人智熄

   当然网易爸爸剧情还会往下更,也许接下来会更狗血呢说不定。

除夕快乐,今天也要开开心心的欠(秀)债(恩爱)

邱师兄心理分析(以真人角度)

  我要让苍天知道,我的心理学是用来意淫师兄的。

人并非对任何事情都漠不关心,而是选择忽视或控制自己对事物的兴趣。

忽视:蔡居诚的挑衅
控制:1.自卑2.对掌门的感激和道教的特殊性3.反向形成

   解锁邱居新的全部小转可能知道 ,邱居新是一个自卑的人,而自卑是他性格的内核。

   年幼时被掌门捡入武当,本来就缺爱却突然被人这么对待而产生了自卑。自卑的孩子都心思敏感,所以应该注意到了掌门当时身边已经有了一个完整的家庭体系。
  
    郑师兄的温和懂事,蔡师兄的小孩子气。所以邱居新察觉到自己在这个家庭的定位是“多余”的,这时就开始无意识模仿能给他带来安全感的“偶像”——萧疏寒。

    也是为了报答萧疏寒,苦练道教,追求真正到(成)达(为)萧疏寒的境界。

    
    伟大的反向形成告诉我们,事出反常必有妖,邱居新
的寡言本来就不是自带属性,而且他的寡言已经不可以说是一种沉默的性格,可以用害羞或者生硬来形容了。
而且其他师弟说过,邱居新只有在情感波动剧烈时才会说完整的一个句子,平时一直是处于欲说还休的状态。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邱居新一直是靠强大的自控力来控制自己的情感。(下面开始胡扯)

     大胆猜测一下,反向形成就是主观认为性格的缺陷而矫正过度,邱居新模仿萧疏寒最大的障碍就是冷漠,反应为:说话的多少
  
      所以邱居新可能是一个有着宋居亦的逗比芯的闷骚,脸色不好是因为每次憋的话太多却不能说,本来应该是渴望人了解自己却因为修为太高被人曲解成了冰山气场没人情味。

     瞬间笑炸

     当然一切以邱居新是真人的前提

     邱居新和蔡居诚的情感更复杂。。。所以我可能有闲心再写。

耽溺于深海

和人打赌输了,初次写文,私设如山,人物属于大家,ooc属于我

   很久很久以前,蔡居诚还不是小道士,萧疏寒也还只是个在武当山修行的有些木纳的世外高人,算不上仙风道骨,也会偶尔还还俗。

   那一年,萧疏寒因小人谋害落榜。本就无心追名逐利,只想有机会施展身手辅佐皇上拯救天下苍生,却不想满腔热血被现实来了个当头一棒,一心气不过,干脆归隐山林,追寻魏晋风骨。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萧疏寒打小是富家公子,父母又因病早逝,虽是早已打算隐居山林坐吃山空,却未曾想到会在这荒山野岭找到武功秘籍,更未想到自家的后山竟是个修炼圣地。本不喜欢以武服人,在他草草看完这本秘籍后竟发现这秘籍与道家思想有异曲同工之妙,便成了武痴一发不可收拾。

       天下有道,却走马以粪;天下无道,戎马生于郊。

       “听闻武当山出了一位仙人,文武双全,还四处散财救济周边的百姓,虽是侠肝义胆,却是两脚不沾地的道士。这难道不是老天不愿看我们受苦,让仙君下凡吗?”“可不是嘛,我还听闻仙君身边跟了个仙童,待人也十分和善。”果农扇着扇子,一边和肉铺的王婆闲侃,也不忘大声叫卖着他的西瓜。

     蔡孟躲在角落里,蜷缩着身子,全身肌肉绷紧,耳听六路,眼观八方。趁卖瓜的不注意,一个跟头冲出去抱着一个西瓜侧身就跑,而仙君,仙童,散财这几个字眼混着果农愤怒的吼叫声一起随风飘进了他的耳朵“呵,要是真有这样的好人,我娘也不用受这苦了。”回头一看快追上来的果农,赶紧把这些无稽之谈抛在了脑后,忽略了远处那双注视自己的眼睛。

     蔡孟一口气狂奔到武当山脚下一个破旧的小茅屋前,低头看看自己早已蹂躏的不成样的衣服,叹了口气。这一路跑来,身上不知拌了多少次,原本如玉般洁白润滑的皮肤也磕了几道深浅不一的口子。好看的面容被脏灰蒙了个彻底,只有几缕星光从眼中透出。他胡乱的擦了一下头上密密的汗珠,走向茅草屋,他世间唯一的依靠。

      “娘,我回来了。。。”掀开用柳条编成的门帘,却不想还未用力,几条柳絮便被折断散落到地下。蔡孟鼻子一酸,当初娘身体好时编的柳条帘子,如今柳条轻轻一碰便搓骨成灰,娘的身体也日薄西山,一日不如一日了。

     昏暗的屋子被火光照亮,映衬出火堆旁蜷缩着的面色蜡黄,瘦骨嶙峋的女人。谁能想到这个女人曾在如花似玉的年纪里嫁入豪门,又因遭人嫉妒几次惹是生非最终被休。想必也知道,她原先的家族哪里接受的了被休的女人,最后只得给了她一笔钱,像打发乞丐似的打发走了她娘俩,从此两人相依为命。
   
       蔡孟小心的砸开西瓜,分成半,恭敬的捧着西瓜跪到她母亲身前“娘。。。您还记得跟我说。。。想吃西瓜了吗?我给您带来了。。我扶您起来吃。”

      蔡孟刚触碰到女人的身体,就发现早已冰凉,这三伏天靠着火堆身体怎么会那么凉,他一下子慌了神,放下西瓜颤抖的将手伸着去试探女人的鼻息,整整停留了半柱香的时间,才终于承认自己的母亲已经归西了。蔡孟试图将手伸回去,但手仿佛失去了知觉,任意混着灰土的眼泪打湿地下的西瓜。心脏并没有想象中的绞痛,只是一种带着悔恨的怒火席卷全身。一个踉跄起身,追着光磕绊着走出屋子,明明是夏日,却是刺骨寒冷。疾风推着残云,吹倒了他心里最后一丝清明。

      朦胧间,蔡孟不知自己该何去何从。天地之大,无我容身。再回头,本想断了这最后一缕思念,却见柳树下静坐着一男子。

     这一次,他注意到了那双一直凝视他的眼睛,两束目光终于有了交集。这是他们渊缘的开始。

今天花式日行一善